沒能進軍事基地一窺究竟,稍顯遺憾,但收穫了基地負責人的友誼,季柚還是很開心的,於是,季柚帶着李運、白輝離開軍事基地之後,轉過頭,就對兩人道:「何甄同學,真是十分熱心腸,有他的一句話,我們算是找到了最大的且還是最強的盟友,這一趟回駐地,就能對肖恩班長有交代了。」

李運、白輝兩人聞言,紛紛長舒了一口氣,畢竟他們接到的任務是出來找盟友,聯合周邊的團隊,一起組成攻守同盟。但!三人出來乾的活,卻是探查周邊的環境與地形……

可以說,是嚴重的玩忽職守。

現在,找到了一個這麼強力的盟友,李運、白輝內心是真的高興。

然後,李運嘴角帶着笑,道:「季柚同學,我們現在就返回駐地了嗎?」

季柚搖頭:「不。」

李運皺眉:「我們出來的時間有點長了,萬一班長那邊需要?」

季柚堅決道:「還有事情沒有做,不能回去。」

热情将熄 白輝沒搞明白,問:「還有……什麼事情?」

季柚突然露齒一笑:「你們這麼想回去?不如我送你們一程?」

兩人:「……」

莫名的,就感覺季柚同學的臉陰森森的,她臉上的笑,也帶着一股森冷的氣息。

脖頸處,有點發涼。

白輝張張嘴:「季柚同學,你……你在開什麼玩笑?」

下一秒。

季柚突然抽出摺疊刀,刀身瞬間拉直成2米,長長的刀身與鋒利的刀尖,從白輝的面前一閃而過。

哐!

哐!

哐!

勁風掃過,白輝額前的一縷頭髮頃刻間劈成兩斷,他甚至聽見了頭髮被巨大的力道切割時散發的熱量燃燒了一絲絲的焦香感。

白輝手指一抖:「!!!」

下一瞬,白輝眼角的餘光瞥見一支箭直直朝着自己的腦門而來,但被季柚的刀一擋,箭幾乎是擦著季柚的臉頰而過。

白輝瞪着眼,倒吸一口涼氣!

哐鐺鐺!

「趴下!」

季柚一聲厲喝!

白輝、李運當即趴下。

這支箭落空的一瞬間,季柚揮出刀,用力劈了過去,霎時間,尖細的箭四分五裂,紛紛落地,只有一道細碎藉著季柚揮刀的力度朝着河對岸某個方向彈飛出去。

嗖——

直接打到了河對面一塊巨石上!

咚!

隱約間,白輝、李運甚至能聽見細碎的箭屑擊在石頭上發出的磕碰聲!

竟……竟然這麼強?

李運、白輝繃緊著神經,小心謹慎地探出腦袋巧,然後,就發現河對岸的巨石後面有一陣響動聲。

一道黑影一晃而過!

這是——

敵軍!

「!!!」李運、白輝瞳孔猛然一縮!

敵軍出現了!

什麼時候出現的?

藏在哪個位置?敵方一共來了多少人?

……

這些,他們一概不知!

甚至,若非季柚同學反應足夠快,身手足夠強,自己兩人搞不好就被淘汰了!

白輝、李運內心劇震!

就在這時——

「哪裏跑!」季柚一聲厲喝,猛地躥了出去!

「別——」

「去——」

白輝話還沒說完,季柚已經追了出去,白輝張張嘴,李運咬着牙,道:「我們也去!」

「不能讓季柚同學獨自去涉險!」況且,她還是因為他們,才會追出去。

兩人也不耽擱,急急從地上爬起來,朝着季柚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也就是這個時候,兩人才知道什麼叫深藏不露!

身高才165厘米,看起來十分弱不禁風的季柚,全力奔跑的速度,竟然達到了這麼恐怖的地步。白輝與李運全力追上,竟然還是把季柚給跟丟了。

初衷模样 這個時候,兩人剛淌水,穿過了河面,悄然來到了邊境河屬於敵軍的這邊,就發現河攤這裏有一小攤的積水與腳印,看起來就是剛才季柚同學穿越邊境河時留下的。

李運,白輝急匆匆的,就做要順着腳印,追!

當然,這是競技場,是比賽,兩人都明白絲毫大意不得,稍有不慎,可能就會遇到敵人埋伏呢?

兩人小心翼翼,全力追了一會兒就發現季柚留下的腳印越來越淺,直至不見。

這是因為地面的阻礙物增多,此時就有幾塊巨石鋪在地面,人從上面踏過,根本留不下腳印之類的。

兩人心裏一驚,越發的警惕。

然後——

下一秒,正當李運、白輝覺得涉入越深,心頭的不安定感越大,有些進退維谷之時,季柚的身影一躍而出,從兩人的頭頂躍過。

兩人:「……」

季柚已經躥出去幾米,待察覺到兩位隊友的身姿時,她似乎大為感動,身形戛然而止。

掉頭。

退了幾米。

季柚猛然喝道:「愣著高燒?這是敵營,給我迅速撤退!」說完,一馬當先躥了出去!

「……」白輝張大了嘴:「哦——明白!」

「明白!」李運道。

兩人極速整合,跟上了季柚。

嗖——

初衷模样 嗖——

嗖——

三道矯健的身姿,以不可思議地速度,迅速抵達邊境河,季柚一頭扎了進去!

噗通——

她一入水,身姿如一尾魚,靈活地遊動着,瞬息之間已經游到了河中央。

這一幕,看得李運、白輝欽佩不已!

兩人也不敢耽擱,一頭扎進河裏。

噗通~

噗通~

剛游出了幾米,河面上發來一道道勁風,一支支箭扎進了河裏。

李運、白輝脖頸一涼,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感,閉着氣,一下子潛進了水深處。

「媽的!」

「動我的人?」

「欺人太甚!」

白輝避氣前,隱約聽見了季柚暴躁咒罵的聲音,然後,他的腦袋就是一暈,暈之前,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拽拖力,將自己大力拽拖着往河岸邊而去。

李運動情況,也沒好多少,稍微好一點的是他全程意識清醒,因此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若非季柚同學掉頭遊了回來,白輝可能已經沒了!

沒了。

還有,對面的敵人攻勢稍稍增大了些,在季柚同學返身回來救人時達到了高峰,羽箭、石塊……紛紛砸了過來,好幾次,那石塊差點砸在季柚同學的後腦勺!

幸好季柚同學身手靈活,屢次化險為夷!

一游到岸邊,從水裏冒出頭來,李運還來不及動作,就見身材矮小的季柚同學,一把拽起白輝,將之扛起來,就跟背着一頭豬似的,抬腳就跑!

李運呆了一呆。

已經回到己方營地,但其實還沒有脫離危險,李運滿臉獃滯著,下一秒反應過來,迅速跟上。 明南汐臉色忍不住開始發燙,她想要推開墨寒燁,可是他力氣大得嚇人,推了幾下推不動后,她便無奈地順從了他。

一整夜的奮戰之後,翌日很晚他們才出了家門。

一路上明南汐很不想理會他,若不是今日她想把丹藥分給災民們服用,她壓根就不會跟著他一起出來!

這個騙子,明明說好的一次,可她卻被折騰了整整一夜,差點沒直接昏過去。

而他,卻一點事都沒有,這讓她很不爽!

然而墨寒燁卻嘻嘻笑著,一副滿足的樣子。

很快,到了災民聚集區,明南汐將丹藥分給他們,並解釋這是預防疫病的丹藥。

因著這種丹藥有人曾經服用過,並沒有不好的反應,是以在那些人的保證下,這些人便開始服下丹藥,但依舊將信將疑,不敢全信。

明南汐也不逼著他們相信,反正他們吃了葯就好。

只要這些人不被染上疫病,那瘟疫便能夠得到控制,她接下來只要全力研製特效藥就好。

跟著墨寒燁又巡查了一遍難民營后,明南汐便獨自回去了。

墨寒燁則帶著人,繼續每日的工作。

自然,他們將丹藥免費給了窮人的行為,第一時間便被下人傳到了各自的府邸。

那些富商當即就氣得跳腳。

本來還對墨寒燁他們有了一絲感激之情,還想著等他們再做出后,拼著給他們送錢,也要得到更多的葯,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直接把他們花了很大價錢的丹藥,免費送給了窮人!

雖然,丹藥是他們自己的,他們有權利賣給或者送給別人。

可他們剛花了大價錢買到的丹藥,第二天就被免費送給了別人,這樣的行為,著實讓人像是吃了一隻蒼蠅般,難受的要命!

當即,便有一些人衝動地去找墨寒燁,卻連近他的身都不能,當即就被他的手下給丟了出去。

富商們憤恨不已,卻拿他絲毫沒有辦法,也只能暫時作罷。

而明南汐在努力了許久后,終於研製出了第一款特效藥。

雖然她自信特效藥的功效,卻因著沒有人用過,她有些忐忑。

不過,為了能夠早日解決瘟疫之患,她還是直接找了墨寒燁,讓他幫忙開棚送葯,並且宣傳一下該葯的功效。

墨寒燁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便在聚集區附近,搭建好了一個棚子。

明南汐便將煉製好的丹藥一一擺了出來,以供病人服用。

而沒過多久,災民們便都知道了明南汐做出了能夠治療疫病的葯。

不過對於這些葯,他們並沒有多大的信心,畢竟明南汐看起來,也就是個年輕的姑娘,就算是從娘胎里就開始學醫,也才短短二十年,或許還不到。

可是之前,連城裡一輩子浸淫醫術的老大夫,都對這次的疫情束手無策,而且還不幸染上了疫病,一命嗚呼了。

是以儘管明南汐保證她的葯絕對有效,卻還是沒有人敢上前嘗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